【原创】俗世凡人爱情故事(3)

#


遇水说她要辞职、跟朋友告别,还要处理些别的什么杂七乱八的事儿,所以她还要过段时间才离开下空。逢山说行,和平分手仁义还在,指不定猴年马月俩人利益相关还能互相勾肩搭背攀个关系,这么合计着,所以又挺绅士地补了一句:那你睡床,我睡沙发。


可他没想到这个“过段时间”能过那么久。


久到逢山都快忘了遇水已经跟他分手了这一茬事儿,年度体检照片儿发现腰椎有点问题时,他边看体检报告上的医嘱边琢磨今晚可得跟遇水好好谈谈,要遇水原谅他可别再让他继续睡沙发了脊椎真的有问题了。


他真这样琢磨了一路,直到回家时看到遇水收拾妥帖放在客厅的行李箱才回过...

2021-12-04

【原创】俗世凡人爱情故事(2)

#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逢山能不同意吗?不太能吧。不同意可就得担上个“见不得自己对象好”的普信国蝻的骂名了。但问还是得问清楚,于是逢山问:“你啥时候考的公务员,我怎么不知道?”


遇水说就前阵子出差到老家那次,时间刚好赶巧了,所以她干脆请了几天年假,把试考了再回来的——怎么?你还没印象?就我给你带特产那次,抽真空打包的卤兔头和鸭翅膀,记起来了吗?


联系了一下味觉,这下逢山才真的记起来了,他噢噢噢了几声,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对劲,忙追问:“你准备考老家公务员都不跟我商量商量?”


遇水粲然一笑,像是就等着逢山这么...

2021-12-04

【原创】俗世凡人爱情故事(1)

#


分手是有预兆的,其实这不是什么敏感不敏感第六感不第六感的问题,你见过他爱你的样子,所以你清楚地知道他不爱你了,就这么简单,懂的都懂,莫要详问。


本来呢,遇水没打算分手,都大学毕业两年再翻半月就直逼传说中年龄的第一道坎的事儿了,也说不上讨厌,所以能凑合就凑合。什么?不要将就?别想起一茬儿是一茬儿,你现在不要将就,你季末交房租的时候就能将就了。成熟点儿,为了生活成本除以二,什么不能将就?什么都能将就。再说了,真分了也不一定能找到更心仪的下一位,跟这一位好歹还认识了两三年了呢,换一位,指不定第一面看电影吃饭打听对方家境情况,合适的话才见第二面;第二面就该开房上...

2021-12-04

【沃尼】我们

那么长的时间,长到让人的恐惧和焦虑都钝化的时间,沃里克中途有没有一次想过干脆完全放弃好了,带着尼克去到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们的地方,托医生将celebrer邮寄,或者在临走之前从医生那儿学了如何制作celebrer,把尼克的狗牌摘下来,真正地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他甚至真的在某天早晨,借着浑浑噩噩的疲惫,边吃早餐边跟尼克提了这么一嘴。


他慢悠悠地说,问尼克想没想过有一种生活:早上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湿漉漉的雾,雾散了之后可以去种田钓鱼打猎,傍晚可以无所事事地浪费时间就光坐在家门口抬头看晚霞,什么都不用管。


晚上呢?


晚上就在灯火下看看书吧。不过那个地方一定很偏僻,说不定...

2021-09-30

【To 想死者】

在空间看到如何看待上海高三初三恢复线下课程孩子自杀的那个知乎,看完之后一声叹息,啊...我真的太懂那种自认为成绩不好就是一无是处的被抛弃感了。

那天跟朋友压马路还在讲,虽然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也不会再去责怪什么了,更多的是埋怨自己没能把烂牌打好了,但是一想到那时那境的自己,还是会觉得:真可怜呀,那个小孩真可怜啊。

我14年的时候写过一篇《To 想死者》,现在20年了,我早就不像那时我写的那样去思考了,而那篇文,在“抑郁症”这个tag被封了那么久的lof上,还时不时被翻出来摁一个红心,点进主页看,都是那么小的孩子。我并不认为苦难是财富,我只是会想,为什么是他们要经历这些呢?为什...

2020-05-24

【沃尼】瞎写的脑洞

超短。

写脑补写着写着凑了那么几百字,因为感觉挺虐的所以发出来大家一起吃刀【?】

我的兴趣爱好就是看猛男搞猛男,猛男带伤搞带伤猛男我会更兴奋,如果刚好这对猛男是彼此的唯一,而且其中受位是黑发那我能当场兴奋得昏厥过去。所以我真的超级吃黑街的沃尼,我做梦都渴望看到有太太产出那种伤痛文学,我甚至在脑海里脑补过——


————————————————


最终战后尼克磕药嗑得丧失五感奄奄一息倒在床上,最后的心愿是跟沃里克做ai,被内s的时候一口咬在沃里克的颈肉上。

笨拙学舌学到的那句“我爱你”裹着颈肉处不知味的汗液吞咽下肚,到死都没说出口;临死的时候嘴角还挂着他在医院抱刀输液那一个分镜...

2020-03-09

【沃尼】

片段脑洞画面


向哨X黄昏人种设定


————————————————————


为了救沃里克,尼克强行嗑药嗑到A/0,后果就是整个人处于无法做出思考的暴走状态。


狙击手在远处的高塔做好准备,目标锁定挡在沃里克前方与别的哨兵厮杀的尼克眉心。


沃里克调动精神力却完全无法影响现在的尼克一分一毫。他抬起眼环视四周,目光投入狙击射程,突然伸出两根手指,抬了抬远方虚无的枪口,示意靶向中心锁定自己眉心。


随后他缓缓抬起左臂,小臂与大臂之间呈直角,手心朝向内侧;右手抬起枪,枪口正对掌心——


不带犹豫地开了第一枪。


尼克...

2019-06-10
生日快乐 2016 - 龚子婕JessieG

下午练完车溜到大通冰室避风的时候,啜着榛果奶茶啃着鸡蛋仔跟他挂着电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那时他在看课件做题为明天的考试做准备,偶尔回应我几声“嗯嗯嗯好”,我知道他没空搭理我,后来我就懒得说了,待在暖气房里趴在桌子上看房湖公园的老城墙,心里想的是我还能这样安逸多久。
这样想着,跳脱地想起昨天看到的剑三的一个蛮有名的树洞。那个树洞大概讲的是毒萝萝和喵哥由师徒到情缘到奔现到在一起的故事。后来因为家境悬殊,他们俩在16年的时候还是分开了。
倒序查看的话会看到毒萝楼主谈起后来,她说:原来他可以这么冷漠。然后我突然就开始琢磨假如我继续投入自己的感情的话,有一天我还能不能做到自己一直以来主张的全身而退。
对了,还...

2019-02-17

【心安·12.5】

和宝宝的一则日常。

 

#

 

有一次跟宝宝看电影,在吃烤鱼的时候谈到校园暴力的事儿,她说她很讨厌校园暴力,因为自己曾经经历过校园暴力,也看到过别人经历校园暴力。

 

我说卧槽厉害呀我的宝,经历了校园暴力居然还能这么阳光积极?

我说我不算经历过那玩意儿,也就仅仅是被人排挤过,但现在就一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胆小鬼样。

我说你是真的牛逼我是真的佩服你。

 

她说她初中的时候,她的同桌——一个女生——被人校园暴力,被班上的小公主带头排挤,被全班几乎所有人欺负,大概就是小孩子那种很纯粹很幼稚但是杀伤力格外强的欺辱,大概就是会有很多男生...

2018-12-05
喜欢 - 阿肆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蜂蜜黏住的小蚂蚁,划动着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儿艰难挣扎,一边喊着“我清醒着呢我知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用管我我OK我自己知道分寸”,一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无力。
她知道自己其实不愿意出去。
她喜欢被蜂蜜浸溺得甜甜的自己。

2018-11-15
1 / 19

© 其南 | Powered by LOFTER